所在位置: 常州涂料网 > 信息资讯 > 涂料标准
环保税开征在即 涂企还需迈过几道坎儿
2018-01-09 11:53:54编辑:admin浏览次数:
    常州涂料网讯:作为中国第一部专门体现“绿色税制”、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单行税法,《环境保护税法》即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。截至目前,全国大部分省份近期已相继审议通过本地区环保税方案,为环保税开征铺平了道路。
    从环保部门征收排污费改为税务机关征收环保税,将提高执法刚性,强化企业治污减排的责任。其中,环保税的一大亮点便是实行“费”改“税”,意味着运行了近39年的排污费制度将成为历史。而在诸多纳税企业中,化工、火电、煤炭、采矿、石化等14个重污染行业,被列为重点监控(排污)对象。环保税实施后,其税收支出可能大幅提升。
    ▼ 环保税税目税额表
    以年产值5000万元为基准的中型企业为例:每年需缴纳大气污染物税额,累计约6-12万元;需缴纳水污染物税额,累计约8-15万元;需缴纳锯末,粉尘,化工垃圾,等固体废物税额,累计约15-30万元;而需缴纳噪声税额,累计约为每月5000-2万元。那么,一家中型生产企业的年度环保税额,应该在30-70万元,生产成本可以说大大增加。
    地方征税标准因地制宜
    在制定税额标准时,各地均统筹考虑本地区环境承载能力、污染物排放现状和经济社会生态发展等目标要求,在法定幅度内确定税额方案,不少省份将原排污费标准“平移”为环保税税额,部分省份则提高了标准。同时,本次环保税法列出了环保税征税目的及税额,强调了大气和水污染物的税额由省级政府确定,报经省级人大常委会决定。具体参考如下:
    目前,辽宁、吉林、江西、陕西、甘肃、青海、宁夏和新疆等省份明确,应税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适用税额根据最低税额征收,即每污染当量分别为1.2元和1.4元。
    而浙江、湖北、湖南、广东和贵州、云南、山西等省份制定的税额,均略高于最低税额。其中,云南规定,2018年1月-12月,环保税税额为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.2元,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.4元;从2019年1月起,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2.8元,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3.5元。
 

 
    江苏、河南和四川确定的税额适中。其中,江苏规定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征收税额分别是每污染当量4.8元和5.6元,四川分别为3.9元和2.8元。
    京津冀普遍确定了较高的具体适用税额。日前相关部门决定,北京市应税大气污染物适用税额为每污染当量12元,应税水污染物适用税额为每污染当量14元。值得一提的是,尽管是按环保税法规定的上限执行,但是表决稿获得全票通过。
    河北省将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环保税税额分为三档,分别按最低标准的8倍、5倍和4倍执行。环绕北京和雄安新区周边的25个县区税额标准最高,达到规定最低税额的8倍,应税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9.6元,应税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1.2元。
    据悉,环保税法规定的税额下限为: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.2-12元;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.4-14元;固体废物按不同种类每吨5元至1000元不等,其中危险废物为1000元每吨;工业噪声按超标分贝数,每月按350元至11200元缴纳。税额上限为不超过最低标准的10倍。
    环保税开征倒逼企业加速转型升级
    作为一项更加规范、稳定和具有强制性的措施,开征环保税将向企业释放出控制和减少污染物排放、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的明确信号,即环保税开征,对排污企业又多了一道“紧箍咒”,这也倒逼企业加速转型升级。费改税的意义在于,上升到税法层面,有利于解决排污费制度存在执法刚性不强的问题,有利于提高纳税人环保意识,强化企业治污减排的责任意识。
    但伴随着原材料成本的不断上涨、环保政策的逐渐加码、人口红利的日渐消退和行业竞争的白热化,让化工行业如履薄冰,一些不安因素也随之浮出水面:
    一、中小型厂家的价格优势不再
    按理说,原材料上涨影响着每一家企业,要涨大家一样涨,但是如果要将价格上涨压力传导至下游,中小型厂家的弱势就会明显体现出来,原因有三个:
    (1)大企业原材料用的是期货,而中小企业原材料一般都是现用现买;(2)大企业规模效应,抵御涨价风险的能力强,消化成本的能力更强;(3)大企业资金充足,信誉良好。
    二、改造升级是自杀,不改造则是等死
    中央环保督察一轮接着一轮,范围覆盖全国各地,根据环保部的规划,除此之外,各地环保局也都没闲着,去产能、查处散乱污企业、淘汰违法排污企业等动作频频。
    不少地区的企业主表示,当前很多地区已经开始限制企业申请排污许可证,能够拿到环评资格变得艰难,而单纯依靠自身资金升级环保设备,对于资金本就不充裕的小厂来说,可以说是雪上加霜,他们面临着“改造升级设备无异于自杀、不改造则是等死”的两难局面。
    三、出口型企业的市场被不断挤压
    原材料价格上涨,环保压力,人力成本上升,成了“逼走”企业去海外建厂的直接导火索。去海外建厂不仅是为了规避反倾销,还是为了使用外国原材料、廉价的劳动力、科技优势等等提高产能,抢占国外市场,获得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    “接下来要面临搬厂的计划,主要是不符合环保部门要求的排放标准,以前收取排污费的时候虽然费用多交,但是还可以生产,目前产品检测又不符合环保标准,下一步只能搬离。”近日,一家企业负责人对相关媒体坦言。
    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。一位税务系统人士透露,这种现象在现实中其实挺多,主要以前排污费在征管过程中存在征收力度不足的情况,企业与征收部门协商缴费的现象比较多。有些因为征收标准比较低,导致企业宁愿交费也不愿意治污。
    税代替费赋予更强的执法刚性,但是“费改税”之后,并不意味着企业成本的绝对上升。一方面对于积极减排的企业有税收减免政策;另一方面,相应的激励企业积极完善减排能力的措施也在同步出台。
    《节能节水和环境保护专用设备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(2017年版)》(以下简称《目录》)也在今年9月正式印发。这版目录由财政部、环保部等五部门以联合下发通知的形式颁布。此次发布的新一版目录包括6大类24项,涵盖了挥发性有机物、土壤、噪声、固废等新领域,基本实现了环境治理领域“全覆盖”。
    根据《企业所得税法》,企业购置并实际使用环保专用设备的,可以按照设备投资额的10%,抵免应缴企业所得税的税额。《目录》的更新意味着更多的企业能够在更新设备治理污染的过程中,享受到税费的减免。
    对于环保而言,化工企业没有捷径可走,环保将倒逼化工行业整体朝向节能、绿色环保、高新产业发展。税收无疑会增加企业的成本,会促使企业减少高排放、高污染产品的生产,会达到一定减排的效果,但对企业来说,减负在短期内可能难以达到。
    不过,早期重视环保并较早开展污染控制工艺升级改造的企业,环保税对其影响并不太大,企业还应从战略和管理上提前做出部署。最好的出路是注重科技的创新和工艺技术、设备的改造,虽然会有持续的投入和艰难的“阵痛”期,但从长期的成本效益来看,减少环保税的缴纳和增加收益可能就会摊平这种负担,并在发展更高附加值、绿色低碳的产品的同时形成新的竞争力。因此,企业最值得深思便是,如何“接招”做到减排又减负。
 
推荐阅读